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建宙最大挑战来自免费商业模式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1:18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王建宙永远忘不了那个在浙江省西北的桐庐县里,站在邮局里望着隐隐的灯火,排队打电话回杭州老家给父母的那一幕。那是一九六九年,他在文革被下放农村劳改,那三年,王建宙只拨过一通电话,而那通电话等了三小时才接通。

后来他担任杭州电信局局长时,目睹中国电话处处严重短缺,于是,他起了唯一的愿望:“让大家痛快装电话!”

今天,中国大陆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行动电话市场,手机用户达7.3亿。“移动改变中国”,王建宙不仅用三十年目睹中国的变化,更成为推动变革的重要角色。

六十二岁的他,带领中移动成为全球市值第一大、每天创造三亿人民币净利的电信公司;中移动用户覆盖中国大陆近四成人口、五亿五千万人的手机市场,是台湾人口的二十四倍。

更让人震惊的是,距离二○○八年成为全球最大市值电信公司不过两年的时间,中移动已不再是单纯的电信公司与信息流的企业,它更开始搭建结合金流、连结城市安全监控、打开新一代阅读门户的未来生活平台。

今年三月,中移动入股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二○%的股份,未来它可以更弹性操作手机小额支付的功能;它甚至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思想推销者,目前透过中移动看电子报的人有五千万,它入股凤凰卫视后,也推动了手机电视的业务。

没有人知道,全球最大的电信业未来会长大到什么模样,但肯定影响的层面将涵盖到各行各业。

四月十三日,在北京西城金融街二十九号中移动总部七楼的办公室里,王建宙接受《天下》长达两个小时的专访。走入办公室,这里是中移动遥控香港、纽约上市公司,以及三十一个省分部与巴基斯坦分公司、五万个营业厅,发号施令之处。

办公室显著浙江温州人的细致与严谨。桌上两台超大屏幕的计算机、三支不同颜色的电话,他几乎每隔一小时就看盘一次,白天看香港、晚上看纽约盘势。

从一位工程师到重新定义行动通讯意义的企业掌舵人,他已成为全球业界、学界想紧盯和结交的伙伴。

《天下》专访前几天,日本趋势专家大前研一才与他碰面;专访后一天,剑桥大学校长来访。

台湾的企业界更是紧捉王建宙。手机终端厂商如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都经常与他联系;甚至计算机品牌或代工厂都积极寻求与中移动的合作。

郭台铭为中移动代工生产的电子书四月一日在全中国开卖;华硕董事长施崇棠要求团队反复研究、努力达成为中移动打造一千元人民币的3G的 OPhone手机(目前价位为四到五千元人民币)。

这股亦步亦趋的追逐,显现硬件、软件、技术、内容的业者,都想搭着中移动乘风破浪,接近中国消费者,到达未彻底开发的新大陆。

像是从平面快速漫步云端,成长和变化有点来不及消化。访谈中他数次说,“有时候想起来也不太相信,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我觉得很有意义的,而且很幸运。”

三十年学习运动

王建宙认为他掌握这一代人的机遇,巨大的市场、技术的演化、竞争的压力,让他有机会跟中国成长。

王建宙努力自我锻炼,踩浪前行。没有留学经验的他,把自己放在国际化的磨刀上锻炼。

在杭州电信局工作时,他会趁假期,在西湖边当外国人翻译;中移动举行road show时,他坚持用英语报告。他认为,“每个会一个小时,如果用翻译,实际上只有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可用,如果不用翻译就有一小时。”

工程师出身的他,也很努力学习和观察市场的变化。

二○○四年冬天,他加入中移动后,第一个挑战是进入农村市场。当时投资银行的分析师都劝阻他别做,“他们一本正经,就在我办公室里跟我说,做了股票会下跌!”

但王建宙却判断农民有透过手机掌握市场价格、配送农产品、交易与联系的需求。

他开始在政府的支持下盖基地台。五年间,中移动五十几万个机站中,有三分之二在农村,乡镇成为用户重要成长引擎。目前有五成的新客户都来自农村。

他更带着大家感受市场。二○○六年,为了反转分析师一片看衰农村市场,他举办了“逆向展示秀”(reverse road show),跟传统展示秀由企业高阶到国外跟分析师报告不同,他邀请三十位分析师到乡镇、农村,体验手机带给农民的影响。

中移动广告与营销策略合作伙伴、奥美整合营销大中华区董事长宋秩铭感觉,王建宙是少数正部级干部英文程度不错的,又尝试创造活泼文化的CEO。

在庞大的国营机器,领导四十几万不为他个人,而为国家打工的员工,他活力、好学,丝亳不轻怠。

坐车时他没事就下载音乐,手机里有Take Me Home,Country Roads等乡村音乐、麦可杰克森的摇滚歌曲、茶花女歌剧,和中国的红旗颂和梁祝。

他经常进大学接触年轻人。不久前到清华大学讲座,他对台下学生说,现在中移动最需要“一批互联网疯子,你们可以说话语无伦次,但只要有互联网思惟,请加入我们。”结果很多学生给他发邮件说,“我就是你要找的互联网疯子。”

政绩与业绩 怎么走好下一步

三十年的淬炼,王建宙逐渐展露领导魅力,也证明他的实力。但随着成为世界第一,他和中移动成为巨大目标,被挑战、被要求。

中移动永远是手机使用者接到垃圾简讯最想抱怨的目标;它牵动的利益庞大,也成为监督贪腐的标的。前阵子中移动副总张春江因涉及贪污被双规(在某特定时间与地点被质询,是入狱的前兆);肩负把TD-SCDMA的中国规格变为世界标准的任务进程,更时时被拿出检讨。

熟悉中移动内部文化的一位企业主表示,背负着既市场又国营、同时要稳住政绩与业绩的中移动,像个想跳舞却又左支右绌的大象。

专研亚洲科技产业的拓墣产业研究所所长陈清文分析,中国要主导手机与行动通讯的标准,花再多钱都要耕耘。如果连TD都做不起来,根本不用自主创新的技术。

树大招风、民族包袱,让中移动始终有话题。尽管谣传王建宙要“被退休”接近两年了,但他目前还是坐在这位子上,稳住这艘大船,拟定五年战略。他的办公桌上透露着对中移动下个五年的焦虑。那本书是《免费:商业的未来》(Free: The Future of a Radical Price),他很担心“免费经济”对手机产业的影响。计算机和手机汇流后,带来机会,现在有了智能手机(智能型手机),手机就是计算机,这是巨大商机。但他话峰一转,“最、最、最大的挑战就是商业模式。互联网所有的东西是免费的,但手机是要收费的。”

“我最怕我们变成dumb pipe(哑的管道),”他形容,“就像电力公司。你会问电视机是哪个品牌的,从来没问电是谁提供的。”

他竭尽脑力寻找新的商业模式,包括手机加值服务、物联网、电子书、3G手机的引爆……试图在他任内整合各方资源。

王建宙带中移动和中国一起长大。成为世界市场的第一后,不再像过去有模仿的对象,如今只能自己设定目标、预测未来。中移动的挑战很巨大,但对许多想与它合作、结盟的企业,特别是台湾企业而言,挑战将更为巨大。

与中移动合作多年的奥美广告中国区总裁陶雷说,这是全球力量最强大的营运商,握有五亿多名消费者,终端厂商特别是台湾品牌大厂,一定会被要求降价制造,“市场的诱惑很大没错,但只做硬件,做得再好,明天就被很多人超越,这是与iPhone打品牌的策略完全不同。”

陈清文认为,中移动已是台湾ICT产业最大的成长来源,台湾只能像过去跟随Wintel(Intel和Windows的缩写)的脚步一样,紧跟着中移动的系统,共同参与规格的制订,这是不得不走的路。

就像周杰伦为中移动动感地带录的广告词,“我的地盘,听我的”,愈来愈多人品尝到这句话的威力。

过去三十年,王建宙参与移动改变中国的历程,而未来,他和中移动将以中国改变移动的企图,写下另一篇没人能预测的篇章。

中国移动

1997年上市

2000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成立

2009年营收:4,521亿人民币(约2兆1,249亿新台币)

2009年获利:1,152亿人民币(约5,414亿新台币)

员工:约四十万、平均年龄三十岁

员工录取率约三百名录取一名

王建宙

出生:1948年12月 籍贯:浙江温州

现任:中国移动通信总裁

学历:浙江大学管理工程系、工学硕士

经历:浙江省杭州市电信局局长、浙江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邮电部计划建设司司长、信息产业部综合规划司司长、中国联通公司常务副总裁、总裁,2004年起担任中国移动总裁

广州筹划税务网站

工作签证查询

外国人工作签证怎么办理

中山代理记账电话

深圳注册公司条件

中山注册公司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