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楚魔岩那个时期是快乐的【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8:44:07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虽然“魔岩三杰”最初不外乎是一种炒作或包装,但在摇滚短缺物以稀为贵的90年代中期,“魔岩三杰”燃起的新音乐的火种呈烽火燎原之势,给全国各地踌躇满志的摇滚乐手、乐迷足够的继续下去的强劲希望。

1994 年12 月,张楚与窦唯、何勇、唐朝乐队赴香港,“中国摇滚新势力”演唱会引起轰动,至此,“魔岩三杰”开辟了中国摇滚的鼎盛时代。

张楚,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生人,10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17岁考入大学,后又辍学,87年只身来到北京,1988年录制了早期作品《西出阳关》,《bopomofo》等歌,1991年参加《中国火I》的录音,唱出那首广为流传的《姐姐》。1994年,囊括张楚、窦唯、何勇的“魔岩三杰”横空出世;那一年,一场名为“中国摇滚新势力”的大型演唱会势不可挡地袭击了香港红袋,狠狠地抽了流行文化一个大嘴巴;那一年,被称“中国新音乐的春天”。1994年,这场属于“中国摇滚“的豪门盛宴,如高潮般,来得艰辛迟缓,过程美妙至极,但是转瞬即逝??显然由张楚,这个亲自书写历史的人,来回忆、讲述、感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虽然过程有些恍如隔世的艰难,但回忆已如泉涌般汹涌澎湃,细节历历在目、清晰可见。

[page_break]

“魔岩三杰”

关于“魔岩三杰”

[page_break]

“唱片发行量,达到了百万张。这是一个很大的数量”

“魔岩三杰”——中国摇滚音乐史上不得不提的名字,这个称呼曾经响彻了大江南北。虽然这也许仅仅只是唱片公司一次商业操作的得逞,但是他们那妄图颠覆这个充满了腐败气息的世界的无尽热情,感动的灵魂又何止千千万万?

“魔岩”的概念来源于台湾滚石公司的下属机构——魔岩唱片,而窦唯、张楚、何勇正是该唱片旗下三位至关重要的签约艺人。“ 中国火音乐制作”1994年春天同时推出三张专辑,有窦唯的《黑梦》、何勇的《垃圾场》和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一时间,叱咤风云,笑傲摇滚江湖。虽然之后的他们沉寂的沉寂,疯癫的疯癫,但音乐本身是持久永恒、永不褪色的。

南都周刊:你和何勇、窦唯是在签魔岩以前就认识,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张楚:我们很早就认识了,大家一起玩音乐,只是在不同的乐队。第一次见面不记得了,但是对他们最初的印象就是两人都挺意气风发、朝气蓬勃的。当时觉得他们挺好玩的,挺有想法的,还有作为音乐人的理想。

南都周刊:你们三个签约魔岩的时候,公司开出的条件如何?

张楚:别人我不知道。签我的时候条件不错,有唱片保底的。那时候的公司给保底的相当少。但是保底数量并不多,大概就是几十张吧。

南都周刊:当时公司把你们绑在一块儿的时候,你们三个没有提出异议吗?

张楚:都没问过我们,就直接这样做了。三张唱片出了以后,宣传文案里面写的就是“魔岩三杰”。当时如果公司问我们的话,估计这件事情就成不了。因为做音乐的人都比较自我。

南都周刊:那你们反感“魔岩三杰”这个称号吗?

张楚:“魔岩三杰”已经是我们身上的符号了,这辈子我们都将带着这个符号。不管我们认可还是不认可,都是没有办法的,这是一个历史,是没有办法抹杀的。

南都周刊:当初你和窦唯剪掉了长发,一度被人质疑。那当时玩摇滚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呢?

张楚:都是大长发,那是当时玩“摇滚”的标志。还有就是故意穿得破破烂烂,不讲究。开始有了一些视觉系的装扮,比如穿那种很闪亮的衣服,头发做点造型。

南都周刊:“魔岩三杰”时期也是中国摇滚乐比较好的一段时间,你觉得这个“好”字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张楚:被人认可和接受的空间多吧,音乐的传播比较广,喜欢这样音乐的人开始多起来了。唱片的发行量,也开始出现了百万这种数量词,这就是一个很大

无尽战记

极限格斗安卓版

五国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