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酷6裁员门深度追踪陈天桥依旧落子无悔

发布时间:2020-02-11 06:57:23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酷6裁员风波未平晚报记者 秦川 报道 制图 任萍

上周六晚上18点,酷6华东分公司的大门砰然闭拢。在这场席卷全国的裁员风波中,上海48名员工和空荡荡的办公室一起,成为了酷6坎坷征途中的历史浮云。

尘埃尚未落定,硝烟仍在继续。记者从内部获悉,面对总部“不离职就开除”的最终答复,尽管绝大部分被裁员工已心灰意冷走人,前任副总裁郝志中等高管和盛大管理层的舌战仍在激烈上演,双方不日还将对簿公堂。而已归隐江湖的酷6创始人李善友也不再沉默,以一连串问号和感叹号质问“相煎何太急”。

正如最近一年内连续裁掉旗下华影盛世、华友世纪、盛世骄阳等多家公司的创始高管时一样,此次“主刀”清理酷6的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依旧在幕后静观不语。从他惯有的“落子无悔”风格来看,酷6的大换血已无任何回旋余地。

华东分公司人去楼空

“由于公司目前已经向各位正式下发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故请于今天整理公司内私人物品,并将公司资产留在自己的座位上,贴上标签,标注姓名。 ”根据酷6内部人士向记者传回的照片,上周末,公司总部已贴出面向所有“酷6前员工”的通知,要求其在上海办公室21日18点关闭大门前撤离。

这意味着,在经历了谈判僵局、打人视频等一系列风波后,酷6华东分公司正式人去楼空。

记者了解到,酷6在沪48员工的骤然离职,源于总部下达的最后通牒。在上述内部人士向记者转发的通知短信中,总部人力部表示将“仍然保持与大家友好协商的渠道,希望达成补偿上的调节”,但其随后警告称,协商时间仅截止到20日下午16点。若逾期不主动离职,人力部会通过EMS发出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即单方面辞退。

在随后的媒体沟通会上,酷6人力资源总监俞鹏强调,对于被裁员工的“N 1”补偿包含工资与销售提成,员工离开后3个月内的销售回款依然能获得提成奖励。 “我们后续接受任何劳动法的仲裁,有任何瑕疵则依法补偿。 ”

对于上述说法,身为局外人的好耶广告全国媒介总监向一民提出了质疑。“高层考虑过广告主和代理公司的权益吗? ”向一民称,在整个销售团队被裁后,酷6方面已经没有人做好后续服务的准备。 “项目停滞,已经严重违约了,怎么收款? ”

记者了解到,目前包括优酷、土豆、爆米花、风行在内的不少视频同行已经向酷6离职员工抛出橄榄枝。“假如你有王功权的私奔勇气,假如你想重整旗鼓再战江湖!请加入我们。”凤凰网人力招聘经理在微博上表示。

“庙穷僧富”罗生门

昨天晚间,酷6代理CEO朱海发向全体员工发布公开信,暗指酷6销售团队“庙穷和尚富”而不愿走人。

根据俞鹏此前的说法,裁员主因是酷6销售成本居高不下。他向记者援引财报数据称,2010年公司总销售成本占到毛收入的84.67%。其中,广告收入为1.5亿,销售成本却高达1.27亿元。 “由于公司持续亏损,公司曾经提出将销售提成由16%降到7%,但未得到回应。所以希望通过内容和技术驱动促进公司发展,而裁员也是为了减少销售成本。 ”

“酷六销售团队的业绩到底好不好? ”朱海发在邮件中表示,亏损3个多亿,销售团队却明里暗里拿远超行业标准的千万级的提成奖金。“只要有一天董事会没有解雇我,我会用一切合法的手段,让他们离开酷六。 ”

对于现任管理层的炮轰,已遭免职的副总裁郝志中再次出面应战。 “销售不是成本部门,是赚钱部门,说为了成本砍掉销售,逻辑荒谬。 ”郝志中透露,今年4月,陈天桥、朱海发与酷6高管视频电话会议,高调表扬酷6今年一季度销售增长105%,而正当销售团队准备今年大干的时候,突然宣布裁员。他认为,相比门户网站的销售成本在20%,酷6销售成本在业内并不高。

俞鹏在其微博上公开表示,他不久前接到郝志中电话,对方表示自己拿到了公司高层、甚至盛大高层的内部沟通记录,若现任管理层不收回裁员命令则将对外公开。“这是赤裸裸的勒索,如果确实公布了,我们将直接报警。 ”

陈天桥“大家长”作风依旧

作为盛大集团的最高层决策者,陈天桥在这场风波中的“主刀”身份也已逐渐明晰。

据俞鹏透露,此次重组销售部决定由公司经营管理层决定,高管罢免则由薪酬委员会决定,而酷6薪酬委员会的主席就是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在酷6高层调整的过程中,李善友的旧部郝志中、曾兴晔等人出局,朱海发的嫡系人马陈昊上位,则被外界解读为“李退陈进”的变革。

这样的宿命降临在酷6身上并非偶然,这似乎是陈天桥一贯以来的掌舵风格:在选择职业经理人时,以企业利润为重。根据鞭牛士所整理的资料,2011年4月,盛世骄阳创始人徐蕾蕾被撤掉CEO职务,随后其创世团队被全盘清洗;6个月前,曾经高调成立的华影盛世CEO龙丹妮被撤职,团队全部解散;5个月前,改名为盛大无线的华友世纪公司进行占比40%的大裁员,被裁员工多为华友老员工;追溯至去年6月,盛大收购的华友世纪原高管CTO梁建武、资深副总裁张燕梅、副总裁高波、财务总监刘政离职。

对于盛大的动刀裁员,今年3月离职的酷6创始人李善友自始至终未进行直接回应,只是在微博上打了一大串的问号、省略号和感叹号以示无声呐喊。 “老李退隐江湖,安居下岗生活,不过自己修行不够好,还是动心了……子在川上曰:相煎何太急。 ”

“李善友一年之内股份稀释从10%到5.54%,盛世骄阳创始人徐蕾蕾一年内股份稀释从70%到5%(概数),收购来的皮皮作价1亿美元如此之高也是为了稀释创始人股份。 ”郝志中昨天表示,陈天桥的做法是收购来的公司都在一年内全部稀释没。 “只要他认定的事,没人能改变的了。 ”

“任何一个决策它都有赌博的成份,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方向一定能成功。 ”陈天桥此前接受媒体专访时坦言,一个伟大的战略家或者说军事家,他实际上经过缜密的分析以后,最后都是赌博。在盛大互联网娱乐帝国的构建道路上,这将是陈天桥落子无悔的又一棋。

法律专家:违法解除?尚难定论

对于酷6的“闪电式裁员”,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律师侯建杰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有部分人士指出,酷6因未履行法定裁员程序,故属违法解除,目前尚难以下定论。

侯建杰表示,根据《劳动合同法》,企业裁员一般可依据第四十条 “情势变更”为由解除合同,也可依据第四十一条“经济性裁员”为由解除合同。本次酷6对于华东销售部门的人员安置,除了部分员工已经与酷6就离职协商达成一致、并签署书面协议外,目前尚未见酷6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书面通知,因此解约理由到底为何,尚是一个未知之数。

“绝大多数上海企业在裁员过程中,都会避免用‘经济性裁员’作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 ”侯建杰称,2009年金融危机时,为规范企业的裁员行为,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曾出台针对裁员的专门规定。企业若“经济性裁员”,需在告知员工的30日后,向劳动行政部门提交一系列材料,获批后才能实行,并可能遭到政府的干预。 “相较之下,企业按照第四十条解除合同的,可以以额外支付员工一个工资的形式来免除自己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的义务。但是由于缺少了政府的前期介入,一旦由于离职人数规模过大引发集体争议,将处于极其不利的位置。 ”

对于政府干预叫停酷6裁员的可能性,侯建杰认为几率很低。 “企业解约过程中,实体理由合法仅在程序上存在瑕疵的,一般仅要求企业补正程序,不会对解约效力进行撤销。不过通常来说,如果最终引发集体争议的,出于稳定社会秩序的考虑,劳动争议处理机关也会向员工一方做一定的倾斜。 ”

晚报讯 记者昨天了解到,长宁区人保局和总工会已对酷6爆发的裁员事件进行介入了解,但由于公司管理层不在现场,关于裁员程序是否合法不能得到核实。据悉,酷6员工正在等待与公司进行协商。若协商不成,员工可向劳动行政部门提出劳动仲裁申请。长宁区人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上周已与长宁区总工会工作人员一同前往酷6网位于上海的办公室了解情况,但当天公司管理层均不在场,只能与部分员工进行了沟通。

“员工希望能够与公司协商解决,但若协商不成,员工可以向劳动部门可以提出劳动仲裁申请。 ”长宁区人保局方面表示。

(记者 王珝)

筹划税务方案

办理外国人工作签证

广州工商税务代办

深圳筹划税务师

出口退税流程图

中山筹划税务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