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木凉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木凉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资进能源还要跨过几道坎-【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45:41 阅读: 来源:防腐木凉亭厂家

“民资进能源”还要跨过几道坎?

中国页岩气网讯:市场化改革是当今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主旋律。对于传统垄断行业而言,有效地引入民资是打破垄断、走向市场化的重要途径。随着改革逐渐步入深水区,民营企业进入能源领域的步伐正越迈越大,但仍然面临重重障碍。本专题通过对民营企业、民间资本进入能源领域进行分析,以真实呈现出我国目前能源领域对内开放的现状。

民资进石油开采领域

石油行业被业内公认为是垄断程度排在能源领域第一位的。金银岛资深行业分析师韩景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石油领域的垄断主要体现在上游的开采领域。目前来看,中下游的炼化、销售领域,民资进入情况是最好的,不仅数量多,而且已经有了一些龙头企业。原油仓储方面,民资也已经进入。惟有上游的开采及进口方面,至今难有突破。

她表示,对于开采与进口,民资既有技术,也有资本,缺的就是政策。虽然政府一直鼓励,但没有细则,可操作性不强,民资进入面临“玻璃门”。石油垄断程度最严重的在上游,油田开采90%以上都在国企。不仅如此,石油进口权也没有放开。

广汇能源在哈萨克斯坦拿下两个油气区块,并建设了跨国天然气通道。但最后把这两个项目所产原油运回国,还是需要通过中石油旗下的中国联合石油公司帮忙进口,再按后者定价卖给中石油炼厂。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油气上下游机制都围绕“三大油”,只要民资没有进入石油行业上游,就不能说民资真正进入了。不过近期,有消息传出广汇能源即将取得原油进口经营权与配额批文,这是民营企业第一家。

2013年,业内对油气改革期待颇多,都预期石油进口权将逐渐放开。原油进口分开,意味着油源增多、供应多元化。但到目前为止,这一预期仍没有实现。

业内人士表示,过高的行政门槛将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挡在门外。石油进口权和进口配额这两个看得见的领域,均存在过高的壁垒。不过从广汇能源的情况看,目前,进口权和进口配额的放开已经看见了曙光。

相比进口,更严重的还是在开采领域。实际上,2005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非公经济36条)就已经为非公有资本进入包括石油开采在内的传统垄断领域进行商业性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开了绿灯。此后的“非公经济新36条”及更后面的细则都明确了非公有资产可以进入石油开采领域,但收效甚微。

业内人士表示,石油行业的上游领域由于风险大、成本高,容易形成自然垄断。但据吉林油田2005年的一份材料显示,当时聚集在吉林油田周围的民营石油公司有41家,原油开采量达到100万吨,占到吉林油田总产量的20%。因此,现在的垄断局面更多的是政策没有完全放开。△

民资“选秀”煤炭子行业

□  丁 鑫

近日,国家能源局安排部署2014年工作任务。由于煤炭需求增长空间受限,2014年煤炭行业重点工作是加快煤炭产业结构调整,大力转变发展方式,促使煤炭工业健康稳定发展。

对于煤炭行业的资源整合,国家层面始终积极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到煤炭、电力等能源领域。不过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任浩宁表示,从目前煤炭产业的发展来看,民间资本并不需要大量进入到煤炭产业中,因为实际效果很难体现出来。并且,目前煤炭产业出现了明显的下坡迹象,而在煤炭行业资源整合的情况下,民间资本的进入并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任浩宁认为,经过对2013年煤炭产业的分析,目前煤炭产业的发展具有以下几个特征:煤炭基地的确立是政府已经设计好的;煤炭产业的大势是稳中有降,不会在像以前“黄金十年”阶段一样发展得很好;煤炭产业资源整合、兼并重组过程中的主体是国企和民企巨头,而民间资本的进入或将对其产生副作用。

对于民间资本应该在哪些方面帮助和推动煤炭行业的发展,任浩宁认为,民间资本推动煤炭行业整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民资在物流配送环节、煤炭的洗煤以及选煤阶段参与到煤炭行业的资源整合、兼并重组中,而不适宜全产业链和大量民间资本的参与。

任浩宁进一步表示,在部分民间资本进入到煤炭行业之后,会对已有的国企、央企产生一定的压力,这个压力主要来自于价格方面的竞争。在去年的煤炭市场上就出现了一种特别的现象,民企、国企、央企、外资煤企以及电力企业之间的价格博弈十分激烈,这也使得煤炭价格向更加市场化的方向发展。△

天然气基建向民资抛出“橄榄枝”

□  徐 科

随着天然气消费量不断提高,输气管道运营管理规则将迎来重大变革。有业内人士透露,未来,民资和个人资本有希望进入天然气管道建设领域。

国家发改委继去年7月10日对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做出调整之后,同年8月2日,又发布关于对《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的公告,明确天然气基础设施运营企业应该提供非歧视性服务。

“非歧视准入概念的引入,给民资参与建设提供了一份保障。”一位油气公司人员说,天然气管道建设的目的在于终端基础设施的运营,而一些民资在管道建设方面无法获利,终端又遭“油”字头垄断打压的情况长期存在,非歧视准入制度或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种“出力不讨好”的尴尬。

事实上,目前民资已经尝试进入天然气领域,但并不是投资的主体,天然气领域仍由国企把控。

2012年5月,中石油就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城市基础设施业投资基金和宝钢集团签署了《西气东输三线管道项目合资合作框架协议》,正式引入社会资本和民营资本参与西气东输三线建设,乃国内油气管道领域首创。

2013年6月,中哈萨拉布雷克至吉木乃跨境天然气管线正式投产通气,这是我国第一条由民企建设经营的跨境天然气管道。

“民资进入天然气管道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收益。由于投资大、建设周期长,一般中小企业无力承担,而较大民企也不太积极。”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

值得注意的是,连接机制不明晰、政策划定不明是众多民资在投资天然气管道建设之前所担心的问题。“好的建设位置已被巨头占据,留给民资的大多是些条件不好的位置。看不到收益,也无法增加民资的积极性。”一位民营企业负责人如是说。

相关分析师认为,如果缺少合理的投资回报机制,很多民资会最终选择退出。

贵港工作服设计

天水职业装定制

六盘水西装订做